趕到國泰櫃臺,一個很好心的先生告訴我香港轉機的飛機似乎沒有空位,他建議我搭早45分鐘的飛機趕到香港去確認,他可以幫我升級到商務艙,於是我們沒有太多時間道別,辦理完行李托運的我馬上又得衝向30分鐘後要起飛的飛機,開始我一個小時40分鐘的商務艙之旅!(順帶一提,原來我的行李只有17公斤及20公斤,我根本不用擔心行李限重從32公斤改為23公斤的問題......)

 

去商務艙前會經過頭等艙,原來頭等艙就像咖啡座,一個人有兩個圓圓的咖啡座位。而商務艙就像三層夾,你會位在一個非常隱密的位子,左右有一道牆,所以不像經濟艙大家四目相對、肌膚相親。而椅子也高級許多,那種坐下去就全身深陷到沙發的感覺簡直是為睡覺而設。不過考量到人生第一次商務艙經驗的珍貴,我決定繼續探索商務艙之妙。電視節目不確定跟經濟艙有何差別,不過我看到了安東尼.波登的「波登不設限」,波登還是一樣任性好笑,這集他到莫斯科跟老朋友見面,並拼命思考如何報復,當然少不了例行的當地美食及特色介紹,哎我果然很愛他,太好笑了。而餐點當然比較高級,還分成前菜、主菜、點心分別上,不過我還比較喜歡給我一碗蚵仔麵線就是了。

 

到了香港,天哪,國泰轉機櫃臺的人多到爆炸,我不禁慶幸自己早點趕到香港。不過在隊伍的旁邊有一群人在跟國泰的經理咆哮,而那個經理的態度也看來頗不友善。我跟後面的大陸人搭訕了一下,發現他要去多倫多但是沒有機位,所以現在需要再跟國泰確認,我也有了一絲不安的感覺。果然,在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後,櫃臺小姐跟我說因為颱風因素,班機大亂,所以我必須等到七個小時才有班機。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們會給我一千五百塊港幣、及一張卡片作為賠償。憑著那張卡片,我可以單次進入VIP貴賓室、行李多一件(雖然我確定我不會用到這項功能)、有空位時可以升級為商務艙(可惜我的班機恰好是聖誕節及新年的熱門班機)或許是因為缺乏睡眠、感覺遲鈍;也或許是看到大陸客跟國泰服務人員針鋒相對的對話時,我已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,我只是默默地接受這一切,問好相關的賠償問題及確認班機一定有位置,甚至竊喜有人幫我付飛機費。反正現在我是不值錢的學生,我甚至覺得遺憾不能在香港過夜呢。

想要說一下的是,相對於台灣機場的小鼻子小眼睛,香港機場的規模不知道要大幾倍,有時候會覺得很可惜,台灣本來有很多機會可以成為轉機、甚至成為往大陸的重要機場,可惜因為政治因素使得我們的機場發展落後了很大一截。

而在香港機場看到大陸旅客跟航空公司的爭吵,也覺得有點感概。不知道是香港人相對的優勢感,或是大陸旅客太過強勢(相對於其他國旅客會冷靜的問清楚原因,安靜等待,他們真的會很性格地抓著機場人員一直罵,可是因為氣候因素取消的班機也不可能因此而再飛吧?),可以發現航空公司人員對於大陸旅客的態度似乎比較差,若是大陸旅客前去詢問,他們比較容易覺得不耐煩。我後面的那個大陸人也說:該不會因為我拿大陸護照,就不給我機位了吧?不知道是他的表情太過認真,還是那個經理的負面態度讓我大吃一驚,我覺得拿著上面註有「TAIWAN」的護照非常開心。


為了打發時間,我到
VIP貴賓室休息。裡面果然有貴賓室的感覺,有免費的酒吧(附會講四國語言的酒保)、食堂(裡面在煮鍋燒意麵及豬排飯,怎麼沒有我要的蚵仔麵線?)、淋浴間、雜誌間(都是英文版,殘念),座位則有沙發跟像書桌的辦公用座位、全玻璃窗戶附有赤臘角機場最佳景致,窗外就是飛機起飛前停靠的地點,可以很清楚看到飛機。為了使用電腦,我選了像書桌的座位,拿了免費的Haggen-Dazs草莓口味(蠻好吃的耶),就悠閒地開始上網。


不過其他人的時間比學生值錢許多,相對我的悠哉,一邊的商務旅客顯然對於有問題的無線網路感到很焦慮,一直拼命用PDA進行聯絡。我則最後索性趴下來睡覺,打算在這裡睡到飛機起飛,不過最終因為趴著不舒服所以醒了,拿了餐點一邊上BBS一邊享受笨版。也跟後面的女性聊了一下,她說這裡就像她另一個辦公室,她來往日本、加拿大前,都會來這邊處理公事。她也跟我很開心地分享之前在加拿大唸書的經驗,告訴我溫哥華是一個物價低、天氣好的都市,她非常喜歡。原來這就是成功的商業人士阿,把VIP貴賓室當成辦公室,溫哥華是像泰國一樣的低價都市,感覺好奇妙喔!

 

上了飛機後,坐在四人一排的我發現我們這排只有兩個人,為了莫名的形象問題,我不好意思直接躺下來睡覺,不過也很舒服地睡到快降落時。看來前一晚不睡覺似乎是個好對策耶,快十二個小時的行程我覺得一下就到了。到了溫哥華,接下來就是千真萬確的加拿大短暫生活囉!

創作者介紹

玉米的鬍鬚

nodice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